漓歌

杰盲 绅士

玩盲女被小姐姐抱了…很感激于是写了一篇
不算很过的cp感



破旧的教堂,残缺的窗户外浓墨似的黑影晃动着,海伦娜僵直坐在深色木椅上,用手轻轻敲打着桌子,试图通过另外三名同伴的交流获取本无的安全感,然而,依旧是一片寂静的黑。她懂得的,上一局,一名律师在她喘息时将屠夫引到她身边;再上一局,一名魔术师被她救起后头也不回地跑开,又在她被绑上椅子时远远地行注目礼;再上一局……
“呼…”浓雾涌起,廖斯女神的印记被擦亮,游戏开始了。
黑暗又降临了……

海伦娜无神的双眼环顾四周,通过盲杖敲击地面,不远处的一台密码机闪着微弱的光。她连忙奔去,双手覆上冰冷的机身,接着快速敲击起来。“嗒嗒嗒…”约是早已习惯眼盲,做任何事都无比伦比的专注;将慌张与稚嫩取而代之的,是心细如发与冷静成熟。“咚咚…咚咚…”突然心脏猛烈跳动,海伦娜迅速地向墙后闪去,同时重击盲杖,监管者杰克正举起手爪,朝她躲藏的方向徐徐走来…

她咬着牙向不远处板区跑去,用力扳起板子砸下,另一边半隐的身形一晃,还是挨刀了!忍着背部剧痛,她抓住机会加速冲向下一个板子。瘦弱的身躯在这场追逐中难以支撑地摇晃,杰克很快追上疲于奔命的气喘吁吁的她,背后的红光令人惊惧。疲于奔命的海伦娜绕着板区与杰克周旋,然而身体越来越重,努力地用双手支撑身体试图翻过板子,却在半个身子搭上板时被一爪砸落…
“咳咳!呜!”
尽管已受过数次如此的感觉,倒地时巨大疼痛的袭击还是使她剧烈颤栗。杰克轻而易举踏裂板子,好心情地绕着她走两圈,才抱起她,向远处夜色走去。
海伦娜在怀抱里愣住,这不同于被其他监管者粗暴的绑上气球再经受腾空的恐惧,异样的温柔动作使她放弃挣扎,倚在杰克身上;反正就算挣扎下来也无人帮她…混乱的思绪终于随步伐一同停止。
到了吗,海伦娜想,最终还是要被……
“让初来乍到的海伦娜小姐受惊,真是太抱歉了。”低沉之声响起,还伴随着隐约笑意。杰克绕过狂欢之倚,抱着她继续往深处走去。
“……?”
“作为一名绅士,怎么能见到这样的场景而无动于衷呢?”面具下笑意更深,海伦娜来不及仔细揣摩那靠近耳旁与自己心脏一样跳动的声音,猝不及防地发现自己被带到密码机前。
“咦,已经有一个人了?”杰克停了停,又继续走开,“还是不要把你放下来了,免得看到别人忍不住追逐而吓着你呢……海伦娜小姐?”
“杰克…先生。”感受到再次移动,以及腰间的手有意避开伤处的行为,她发问,“为什么呢?”
“大约是…戴着面具太久,忘记如何微笑,才忍不住靠近带有笑容的人吧?海伦娜小姐,你很幸运呢。”
她也笑了。“怎么会,杰克先生。明明你才是幸运女神眷顾的那一位。可以窥见万千世界的一角,可以肆意自由行走,可以去寻找自己爱的人,是多么美好啊。就算是这黑夜也这样美丽,不是吗?”
“………没错,很高兴与您度过如此美丽的夜晚。现在…”杰克微微扬起头,大门的门闸响起长音,在黑暗间更显悠远寂静。“是时候道别了。”
“杰克先生,我也十分荣幸。”彬彬有礼的道别听不出情绪,那条通往庄园外的道路似乎格外遥远漫长。
终于,几乎在路的尽头,海伦娜回过头,开口道,“我可以,留在这里陪你吗?”
背后被轻轻推了一下。
“去吧。”

杰克转过身,“怎样的来着……”

我能给你个拥抱像以前一样可以吗 我们的距离在眉间皱了下,迅速还原成路人的样子啊 越有礼貌我越害怕……

“绅士要放得下。”


杰盲裘盲机盲都好吃!
另外
如果觉得绅士需要避雷的话请留言给我,会重新删掉发的。
感谢